快捷搜索:

“百人行动计划”启动 我市为文艺人才栽下梧桐

1月23日,2018年度“青年文艺之星”签约仪式举办。签约仪式上,济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与来自市属艺术院团、济南市豫剧(山东梆子)团、济南艺术创作研究院的10名“青年文艺之星”及其所在单位负责人正式签订为期3年的三方培养发展协议。签约仪式的成功举办,标志着济南市引进培养扶持文化艺术人才百人行动计划全面启动。“百人行动计划”都有什么内容?为何制定这个计划?这些人为何能成为“青年文艺之星”?

对文化这一“更基本、更深沉、更持久的力量”更加重视;人才第一资源的作用不容忽视

2018年,济南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相继出台了《济南市引进培养扶持文化艺术优秀人才百人行动计划的实施办法》和《济南市引进培养扶持文化艺术优秀人才百人行动计划实施细则》。《办法》明确了引进培养扶持艺术人才的两种途径。一是搭建聚集人才平台。通过建立艺术大师工作室、艺术家工作室、老艺术家工作室等方式,打造舞台艺术精品,培养优秀青年艺术人才。二是实施人才支持计划。通过实施文艺名家引进工程、优秀青年文艺人才培养工程、民间艺人扶持培养工程、在职人才培养深造工程、创作演出团队扶持和个人奖励工程等5项工程,全面提升全市文化系统艺术人才专业水平。计划用3至5年时间,聘任10名左右艺术大师、引进20名左右艺术名家、扶持20名左右民间文化优秀人才、培养50名左右文化系统优秀艺术人才,打造门类齐全、结构合理的高层次艺术人才队伍。

济南艺术创作研究院理论研究室主任王笃祥2018年申报的课题《新时代地方文化人才培养规律研究——以济南市为例》获得了济南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青年项目的资助,在课题研究过程中正好见证了《办法》和《细则》的出台和落地实施,在地方文化人才培养扶持的政策和效用方面有比较深入的体会。

2018年3月8日,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广东代表团审议时,提出了“人才是第一资源”的重要论断。王笃祥介绍,济南市在文化领域专门出台“人才新政”,其背景一是十八大以来,各级党委和政府对文化这一“更基本、更深沉、更持久的力量”更加重视;二是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时代背景下,不同地域不同城市之间你追我赶的态势逐步增强,人才的竞争成为其中十分关键的一环。不管是从“坚定文化自信,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”来讲,还是从提升城市文化软实力和综合竞争力来讲,人才第一资源的作用都不容忽视。

近年来,市属艺术院团推出了一批优秀舞台艺术作品,如京剧《项羽》《邓恩铭》《大舜》,吕剧《家有贤妻》《生命日记》,话剧《泉城人家》《茶壶就是喝茶的》,杂技剧《粉墨·红色记忆》《宝莲灯》,舞剧《风筝》《乳娘》,音乐剧《不一样的焰火》《哆哆嗦嗦的奇遇》,儿童剧《我的麦哲伦海峡》《绿色的梦想》《戴“星星”的孩子》,跨界融合舞台剧《孔子说·说孔子》等。这些作品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益,多部作品获得文华大奖特别奖、文华优秀剧目奖、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、泰山文艺奖、山东省精神文明建设文艺精品工程、山东舞台艺术“4+1”工程等省级以上扶持奖励。但我市的文艺创作还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、有高原无高峰的现象,要解决这一不足,高素质的文艺人才队伍必不可少。

这个签约,让演员觉得有了目标、有了标杆;市场的竞争就是人才的竞争

根据《办法》和《细则》,2018年底,在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指导下,济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组织开展了2018年度济南市“青年文艺之星”申报评选工作,根据候选人的工作年限、技术职称、主演或主创舞台艺术作品、艺术获奖或重要成果、政治荣誉等方面进行量化赋分,最终,济南市吕剧院安秋菊、何瑞雪,济南市京剧院刘珊珊,济南市杂技团孔海涛,济南市曲艺团薛晓冬,济南市歌舞剧院邵荣震,济南市儿童艺术剧院刘岳,济南艺术创作研究院孟璇、莫非,济南市豫剧(山东梆子)团刘元新等10名优秀青年文艺工作者被认定为2018年度“青年文艺之星”。

市杂技团此次当选的孔海涛,此前曾获过中国杂技金菊奖杂技节目奖、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“银狮奖”、蒙特卡洛国际青少年杂技比赛“金K奖”、俄罗斯莫斯科国际马戏节“金象奖”和第39届法国“明日”世界杂技节唯一金奖及最高奖——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奖。有业内人士称,孔海涛的“顶功”功夫在国际杂技界也是数一数二的。一路看他成长、成功的济南市杂技团团长邓宝金十分感慨,杂技培养人才难,留住人才更难。杂技要练好需要每天持续不断的努力,孔海涛一年只能过年时休息两三天,在备战赛事时,更是每天要练十来个小时。

“青年文艺之星的评选,对当选的演员是一种荣誉、一种认可,对其他演员也起到了很大的鞭策作用。这个签约,让演员觉得有了目标、有了标杆了,要向这些获奖演员看齐。”邓宝金介绍,刚从央视春晚归来的《蹬人》团队里,里面的“尖儿”就有不少好苗子。“要让有能力的演员感到受重视,感到只要我努力了,就能慢慢体现我的价值,对未来有希望。”

“市场的竞争就是人才的竞争。”在近年来的艺术创作中,市吕剧院院长张玲有意识地培养院团的人才队伍。“院里买票,让他们去北京、上海观摩优秀剧目;出资支持他们继续进修;在重要剧目中起用青年演员。”张玲介绍了剧团的一些做法,如在新编剧目《生命日记》和复排《逼婚记》的创作过程中,从灯光、服装、舞美、化妆到作词、作曲,再到主要演员、导演,都起用院团的青年演员。

济南市歌舞剧院创作室副主任邵荣震先后在30余部舞台艺术作品中担任作曲、编曲工作。参与作曲的剧目曾获得全国戏剧文化奖·话剧金狮奖、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等。创作的歌曲分别获得“泰山文艺奖”一等奖、全军文艺汇演二等奖等。邵荣震表示,作为一名创作者,“创作容易创新难”,因此要“活到老学到老”。

此次“青年文艺之星”刘元新来自一家区级艺术团体——济南市豫剧(山东梆子)团。记者采访时,刘元新正在带领着院团在孝堂山文化旅游节上演出。作为一名来自基层的演员,他和院团每年要演出200场,绝大多数是在长清区周围的农村。刘元新介绍,作为青年演员,他们正是出戏出作品的时候,《好人刘成德》《仇亲》等多部剧目中,他都担任主要角色。“比起省市院团,我们可能遇到的困难更多,但演员的成长也是特别快。”进一步打造门类齐全、结构合理的高层次艺术人才队伍;就地方文化人才来说,应该同时具备先进性和地方性两个特性

未来3年,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将为“青年文艺之星”个人及其所在单位给予连续的资金资助,为“青年文艺之星”搭建成长平台,提供发展空间,优先推荐“青年文艺之星”参加省级艺术展演、赛事、培训等活动,制定“青年文艺之星”年度培养计划,积极为“青年文艺之星”提供创作演出便利条件,提供高水平艺术活动观摩学习机会,确保“青年文艺之星”年度阶段性目标和3年整体目标顺利实现,并逐步将其培养成省内同行业青年人才中的佼佼者。

接下来,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还将面向全国引进艺术名家,从全市艺术创作演出单位中成立艺术大师工作室、老艺术家工作室、艺术家工作室,认定一批“文化艺术新秀”,择优对创作演出团队和个人给予资助扶持,进一步打造门类齐全、结构合理的高层次艺术人才队伍。

据不完全统计,近两年来全国先后有20多个重点城市发布“人才新政”,在引才方面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。而济南市出台的“引进培养扶持文化艺术优秀人才百人行动计划”相较于其他城市的人才新政单方面注重“引才”更加全面和立体。从文件中我们可以看到,这一计划具体包括艺术名家工作室打造、文艺名家引进、青年文艺人才培养、民间艺人扶持培养、在职人才培养深造、创作演出团队和个人扶持等六个部分,既有对专业文艺人才的引进和扶持,也有对民间艺人的扶持培养;既注重引进外来人才,又注重本土人才培养和深造;既可以发挥已有中老年艺术名家的示范效应,又能够培养和推出有潜力的青年文艺人才;同时在资助形式和力度方面也有多重考虑,可以说是一个全方位立体化的人才政策。这一政策的落地实施,对于推动我市文化事业向更平衡、更充分、更可持续的方向发展必将起到积极作用。

王笃祥认为,在地方文化人才的引进和培养工作中,人才的认定标准是十分关键的,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才政策能够取得的实际效果。“就地方文化人才来说,应该同时具备先进性和地方性两个特性。先进性即人才应至少在全国范围内、本专业领域内具有一定的成绩或明显的发展潜力;地方性即人才的成绩或行业影响力是深深扎根地方文化热土,依托地方文化资源或依赖地方文化政策而取得的,对于学校培养人才应该强调它的普适性,而地方文化人才培养因为目的是服务地方,因此有必要强调人才的地方性。”王笃祥解释,对于前者,要在准确定位文化人才培养目标的基础上,建立鼓励文化人才突破常规、大胆实践的体制机制,大力推动实践创新,解决地方文化原创力不足的问题。鼓励文化人才深入基层体验新时代、新生活,以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形式反映新矛盾,创造新形象、新风格,推动形成具有时代品格、中国气派、地域特色的新文化。对于后者,则应该在制定政策的时候,在资助方向、方式和力度方面设置一定的政策黏性,让它不仅能够培养和推出人才,还能够确保培养出来的人才能够安心服务地方,有效防止人才流失。当然,并非所有的文化人才都必然同时具备先进性和地方性,但从政策制定的初衷来看,如果罔顾这两个方面,地方人才政策实行的效果会大打折扣。 (本报记者 陈炜敏)

原标题:“百人行动计划”启动 我市为文艺人才栽下梧桐树

值班主任:李欢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